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紫杉流年

长亭道 一般芳草 只有归时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最近我一直想如果能迅速的变老,我是不是就能看到自己故事的结局。最近在听苏打绿的《小情歌》,他说:我想我很適合 當一個歌頌者。也许就是这样。他对我说,他很怕我写字,因为我知道我不仅是个乌鸦嘴也是个乌鸦手,笑。我只是有些害怕我把生活想得太简单,以至于被突如其来的事情打得支离破碎。有时候我也不知道,我竟然有这样的坚持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路边的树  

2006-03-20 08:00:00|  分类: Ψ自以为是Attitu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[color=Pink][b]
我曾对一个朋友说过,我爱北京,有一半是因为北京的树。在北京许多树木是上百年的,看着城市兴起,繁荣,看着时事一点一点的变成历史。

我也说过,我爱树,因为他们是自然界唯一的一种生命,越活越年轻,越活越招摇,它自己就站立成一种姿态,象征着蓬勃,美好的活。

周日,天气晴好,有风,把天空吹的分外的蓝。朋友约我一起午饭,我们离的并不远,有三站公交。我在的这条街,与城市的许多地方一样,为了迎接2008而不断的尘土飞扬,不断的改变着。每个人都相信2008的北京是非常美丽的,宽阔的街道,不再拥堵,花团锦簇,连空气都洋溢着欢乐的味道。所以,每个人都在尽量的忍受拆迁,改建,扩宽,兴修带来的一切不便利。

我已经习惯看路边的房子上写上巨大的“拆”字,再画上饱满的圈。它们侵占了金贵的土地,它们要消失,要让位给怎么扩都不觉得宽的路。

公车缓慢的行驶。早习惯了北京的公交,正如同学说的那样,上了车,就好像到饭馆点了菜一样,只能等着,无能为力。我有更多的时间看到路两旁的景致。小情侣,带着孩子晒太阳的年轻母亲,彼此扶持的老年夫妻,还有一边招揽顾客,一边四处警觉防止被城管发现的水果货车,到底是春天了。

可,总有谁是活不过春天的。
比如路边的树。

前方的拥堵是因为施工在砍伐路边的树。它们那么粗壮,已经抽了新芽,足够有几十年的岁数,但是他们因为生长在路边,因为是招惹虫子的树类,所以,它们不能活过这个春天。

公车缓慢的饶过倒在路上的树,新抽的嫩芽儿微微的在风力战栗。电锯在分割着树的躯干,皮肤泛出嫩黄色,可以看到一圈一圈的年轮,定格在春天。

路两旁的树都被画上了红色十字。让我想起那时候犹太人身上的黄色星。

在心里,不禁的反复念诵:今之有大树,患其无用,何不树之于无何有之乡,广莫之野,彷徨乎无为其侧,逍遥乎寝 卧其下,不夭斤斧,物无害者,无所可用,安所困苦哉!

路边的树不比那些钉有铭牌的古树,按立方毫米价格赔偿的规定,少有人打他们的主意。路边树也不比他们的先辈,那些种子随风而定、落地生根的先辈,他们出生是为了“绿化祖国,美化城市”,它们不能选择大漠,也没有高贵的血统,所以,即使他们足够粗壮,尽力为城市纳阴蔽日,该丢掉的时候,它们同样会被斤斧,轻易抹去。

用不了多久,城市的建设者,会栽上貌似更美观的树,没有人记得曾经的那些高大的树,只是会觉得,夏天越来越热,风越来越多,冬天也不那么冷了。


[/b][/color]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