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紫杉流年

长亭道 一般芳草 只有归时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最近我一直想如果能迅速的变老,我是不是就能看到自己故事的结局。最近在听苏打绿的《小情歌》,他说:我想我很適合 當一個歌頌者。也许就是这样。他对我说,他很怕我写字,因为我知道我不仅是个乌鸦嘴也是个乌鸦手,笑。我只是有些害怕我把生活想得太简单,以至于被突如其来的事情打得支离破碎。有时候我也不知道,我竟然有这样的坚持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回家(1)  

2006-06-11 08:00:00|  分类: ¤日子如是Diary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[color=Maroon]
感觉自己会写很多字。所以在这个标题前面家了序列,用了孤单的罗马数字。确实很孤单。

到医院看望爸爸,他没有我想象的瘦,并不像生了如此重病的人,很黑,他见到我有瞬间的吃惊,转然这样的惊喜又被巨大的病痛抵挡了。我还是没有守得住之前与妈妈的约定,我要哭了。我用最后的忍耐对他说,我要去厕所啊,广告之后马上回来,然后作了一个调皮的笑脸。

紧接着我晕头转向的走出病房,表姐随后跟出来。我开始悄无声息的哭泣。我在文字里多次形容过这样的恸哭方式,让人觉得压抑、难过、好像积满水的气球。

稍微平静了一些,我返回病房。他望着窗外的天空,已经是六月了,这个城市还是很冷。好像初春。想起婷婷对我说的:莫非真的要六月飞雪。

我在病房里并不能帮什么忙,父亲不让我帮他按摩、擦拭身体,这一切都有表哥表姐来做,有时候是妈妈。我知道的他的意思,父亲的爱总是这样,很晦涩。却一定能懂得。
更不敢看他的眼睛,一个那么爱玩爱闹更不服老的爸爸,突然要安静的躺在床上,甚至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出院,继续过之前自由自在的生活,我知道他的痛苦,源于身体,也源于这种无望的等待。

腹部的伤口好像一只狰狞的虫,我问他,疼么?
他缓慢的摇摇头。

我想我一直不能接受的是,那个教我开车,带我四处走,给我做排骨酸菜的父亲,那个我一直认为强壮的父亲,突然倒下了,而且随时会离我而去。彼时我还认真地说要送他心仪已久的尼康,现在却看到他无望的躺在床上。我以为时光尚早,却不知不觉地要度过一个黄昏。

更多时候我不愿意去医院,害怕看到他目光里的无望。害怕相信这一切,竟然是真的。

妈妈的身体我一直都很担心。
在黑暗里我突然意识到如果有一天这诺大的房间只剩我一个人,要怎么活下去。
成年后我第一次失声痛哭。使劲抱着妈妈,大声地说:我害怕。
好像电影情节一样的发生着。

妈妈说,父母子女也是缘分。也许我们的缘分就是这几十年,有了好的时光已经是恩泽了,不要强求。
她很坚强,她没有哭。可我能感觉到她的无能为力。第一次觉得“爱别离”是如此让人无法忍受的“苦”。
[/color]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