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紫杉流年

长亭道 一般芳草 只有归时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最近我一直想如果能迅速的变老,我是不是就能看到自己故事的结局。最近在听苏打绿的《小情歌》,他说:我想我很適合 當一個歌頌者。也许就是这样。他对我说,他很怕我写字,因为我知道我不仅是个乌鸦嘴也是个乌鸦手,笑。我只是有些害怕我把生活想得太简单,以至于被突如其来的事情打得支离破碎。有时候我也不知道,我竟然有这样的坚持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我们为什么都这么拧巴  

2008-01-28 08:00:00|  分类: 未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早之前看过一个片子《耳朵大有福》。因为有范伟,在看之前就很盼望。想着会很轻松。其实很辛酸。笑中带泪往往比真正的悲剧更难过。最近还看了一个片子叫《我叫刘跃进》看完之后不悲不喜,从嘴角挤出一点点笑。我们每天身边会发生多少事情?如果能有一个统计,那么,是快乐多一点,还是悲伤多一点?

最近的贺岁片看完都有点拧巴,有点憋屈。可能全程都在笑,最终哭不出来,更笑不起来。比如《耳朵大有福》比如《立春》,再有远一点的《集结号》《投名状》。更有即将要看的《长江七号》。据说连星空都得被感动。

南方在下雪,下冰雨。这个年和电影一样拧巴。天灾发生在挡也挡不住的全世界最大规模的人口流动里。天与人都拧巴在一起,有些人死在归家的路上。有些人停在回家的路上,前不着村后不着店。看新闻的时候,心里更拧巴。

下午给石榴买从北京回家的火车票。我说没有卧铺怎么办,在北京住一天吧。她坚决的说,坐也得坐回去。我想说,要是连坐票都没有呢?转然没有这样打击她。虽然回家的路很辛苦,虽然欢聚相比一年的别离很短暂,虽然团聚之后马上便是分别,但是我们还是得回去。春节就像一顿午餐。一顿盼望了一年的大餐,不吃,会更拧巴。

我犹犹豫豫的没有买机票,现在从3号到6号的机票都已告罄。只能眼巴巴的指望火车票了。大眼睛的卖票者对我说,应该没有问题。我不习惯叫他票贩子,没有他们我更买不到票。我没时间去排队。但不排队就买不到票。排了队也不一定能买到。所以,出钱让人帮着买,也没什么不好。他们中大多数的存在会扰乱市场。可大过年的,不都想赚点钱,回家过个年么?存在即合理。

为了过年。我们的盼望让我们都偏执起来。拧巴着到三十儿。

妈妈一个人去买了一堆年货。不知道今年谁放爆竹,谁和我一起等到12点,谁和我一起看春晚,谁会在初一的时候给我一个大红包。谁会叫我的小名儿,谁会问我要去哪里,谁会和我漫无目的的聊天?妈妈说某天整理爸爸的东西,衣兜里有一直他用过的碳素笔,一元钱,她突然失控的哭起来。我在千里之前的电话里听她讲话,突然觉得自己很没用。我为什么要离开那里,为什么要彼此孤单的生活。为什么会面对这样的事情。

我的心越来越拧巴。打成一个结。我好难过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