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紫杉流年

长亭道 一般芳草 只有归时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最近我一直想如果能迅速的变老,我是不是就能看到自己故事的结局。最近在听苏打绿的《小情歌》,他说:我想我很適合 當一個歌頌者。也许就是这样。他对我说,他很怕我写字,因为我知道我不仅是个乌鸦嘴也是个乌鸦手,笑。我只是有些害怕我把生活想得太简单,以至于被突如其来的事情打得支离破碎。有时候我也不知道,我竟然有这样的坚持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关注这个短暂的周末  

2008-01-09 08:00:00|  分类: 未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路程
周末回家。火车非常闷热。让我想起11月7日早晨的那一次。于是发消息给feilzy,是那一次乘车认识的朋友。我们用一样的手机,一样的手机铃声,一样被上铺的男人,那种随时感觉会上不了气的鼾声弄得睡不着。只是,那一次我的心烦意乱不只是糟糕的环境。我还记得我们之间的对话:
他说:出差
不,回家。
哦。工作不忙么?
我爸爸病危。
哦。
……

不知道为什么要和陌生人说这些,feilzy也没有表现出应有的忐忑与惊讶,就像他知道一样。或者学工科的男人都是这样,没有大悲大喜的表达,当然也不能说他们不在乎。feilzy后来说,不知道说什么好,只是觉得我还是很坚强的样子,也就和我一样表现出不该有的平和。

这一次乘车,旁边铺位是一位年轻的小姑娘,画浓重的妆,衣着时尚,与家人通电话,开心的说,明天就到了,带了你们从来没吃过的好吃的哦……絮絮叨叨,表情温馨。到底是回家,放一个欢乐的假期,毕竟再转然就是2008年。和衣而卧。窗外的灯光不时的擦在我的脸上,好像记忆的片段闪烁其间。

离家越来越近,心越来越沮丧。每一次回来,爸爸都会接我的。这一次,肯定不会。想想每天,妈妈总要一个人面对熟悉的过往,一定更加难过。离家越近。就越感觉巨大的不可抗拒的悲伤。

火车到达是早晨6点45分,第一次一分钟都不晚点。我有些害怕走到出站口。因为期待依旧能看到那张笑脸。期待一声问候。而这期待是百分之百的失望。打车回家。城市正在苏醒中,开始一个忙碌的周末。回家,熟悉的味道。妈妈在熬奶茶。以往都是爸爸来做的。即使临终前的胡话都有一句是:奶茶熬好了。

我一直在想,一个人要死的时候,会看到什么,那些混沌是不是都像一部一部的电影,他会不会梦到自己现在经历的这一切原来只是一场噩梦,他一定非常懊悔自己曾经历的那些恶。

她说:奶茶熬好了。快来。我背过身去。我不能抗拒回忆,以及随之而来的悲伤。家里的中药味逐渐散去。他曾睡过的床,他的杯子,他种的花儿,他的拖鞋,属于他的家门钥匙……一切都在,只是他永远都不在了。妈妈说,总觉得他出差了。难怪人去世了。总骗小孩子说,他去了很远的地方。真是这样……

归乡
是在火车上的时候接到电话,说有顺便回鄂尔多斯的车。他出殡的影碟草样也出来了。姑姑当时没有去。妈妈说去看看她,也让她看看硬碟。晚报刊登了一篇悼念爸爸的文章,一并带过去。

我们在车上睡着了。路途很熟悉,开车的人却换掉了。每一次回去都是和爸爸。第一次开车上路也是去那里。教练是爸爸。故乡的每一处都是回忆。不得不去的回忆。

姑姑家要拆迁了,一处30年的老房子。从我出生就在有的房子,经历房子所有的变迁,我还记得,爸爸曾在院子里的葡萄架下哭过呢,像个小孩子。一回到那里,他就变成了被宠爱的孩子。他是爷爷最小的孩子,从小受着这样的疼爱。他也一样疼爱着他们。性格里,爸爸有些懦弱。不争。随遇而安。现在,这个他的爱的院子要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幢一幢的高楼,不温暖的高层,会看到云朵和很远处的风景。

一边感叹,一边哀伤,一边看影碟。看到朵朵的彩色莲花。不管信与不信都相信他去了好地方。多少对人都是安慰。我这样想。看到他的老照片,那时还年轻,前面的路很长,风景很多。

另外一件事:标同学要结婚了,一个青梅竹马的女孩。这一次是真的。我笑着对他调侃着。他也笑,说,是的。一定。找了一圈儿,原来最合适的人一直在身边。一个俗气的爱情故事,但,能发生并且圆满的人毕竟还是幸福的。我在这里祝福他。

逛街
与妈妈和小姨一起逛街。为了即将到来的新年。买了新的鞋子给她们。小姨一直在推脱。只是,对她的感激一直在心里,总想有一个表达的机会。看着她和妈妈彼此扶协,想象有姐妹兄长真好。起码不会在亲人离去的时候觉得被整个世界所抛弃。我们在这个城市寂静的生活,寂静得好像不曾来过一样。即使是商店,也想象着他在的样子。那一年去北京,他一定要送我一块手表,要我带着。他给妈妈买得最多的礼物也是手表,要送所有的时间给他,现在,唯有这些表,这些时间在我们身边。

给妈妈的最后一份礼物同样是手表。是与他的表一起的女款。在一个她想到的场合给她。在场的人都觉得心酸。那时候他已经非常瘦,已经说了:可能过不了这个冬天。他也不止一次说过,倘使我好了。

我一直希望这是一场梦,就像我多年前总做的那个一样,我梦到回家看到每个房间都是他的遗像,梦里的我就像现在这样难过。

离开
还是要走的。机场的保险居然说系统升级无法购买。那一刻非常害怕,居然和登机的工作人员说,那怎么办,那如果我今天死了就白死了?她尴尬的看着我,我说完已感到失态。

阿坤塔说,干嘛要飞,火车睡一晚多好。我不做声。

多一点时间就能多一会儿陪妈妈。她只是表面坚强。我还有点小私心是,倘使飞机有什么问题,起码有赔偿。呵呵,虽然知道钱远不如人在带来的安慰。可,如果能预料,还有意外么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