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紫杉流年

长亭道 一般芳草 只有归时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最近我一直想如果能迅速的变老,我是不是就能看到自己故事的结局。最近在听苏打绿的《小情歌》,他说:我想我很適合 當一個歌頌者。也许就是这样。他对我说,他很怕我写字,因为我知道我不仅是个乌鸦嘴也是个乌鸦手,笑。我只是有些害怕我把生活想得太简单,以至于被突如其来的事情打得支离破碎。有时候我也不知道,我竟然有这样的坚持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小兽的目光  

2010-05-25 08:00:00|  分类: ☆往事惘事Bygone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四月,有很多机会去我爱的城市,只不过应该没有太多机会去欣赏他们。都是带着工作去。五月,为了一部叫《海洋天堂》的电影,我去了青岛。S在的城市。S说,第一次去青岛是为了见一个人,以为会爱上的人,但无疾而终,所有的眷恋都是对那城市本身的,两年后再去,是为了逃避一段荒唐的感情,她去了她爱的城市,那个曾经是目标的人也不在了,只剩下对着城市的爱。

青岛像一位和蔼的中年人,有历史的陈旧气息,比如那环海的红顶老房子,同时也裹狭着时代感,处处高楼林立,城市就被曲折环绕的山路划分成不同气质的两个人。但我还是很喜欢它。

S说在我们做活动的海洋馆,有一个环形的水底长廊,有许多海狮海豹在里面自由的游泳。要用力的向他们挥手,若足够幸运,你会被他们中的一只发现,然后会有神奇的事情发生,一定是你喜欢的。

做活动前照例要勘察场地,同事小猪带我走在空寂无人的海洋馆,那感觉很像博物馆奇妙夜描画的那样,白日热闹鼎沸的海洋馆,现在是安静的样子,沉船,假山,以及水中自在的水族都回归到本来的样貌,他们明白人语,只是不说,像童话说的那样。在长廊,一个同事真的叫住了一只年幼的海狮,它是“站在”水中的,眼睛是纯黑色的,但目光明亮,它把鳍靠近玻璃,和我们贴在玻璃上的手印在一起,它轻轻的挥动鳍,我们就同样摆动手,它歪头看我们,再学我们的样子挥动鳍。那目光温和又明亮,是只有兽类才能有的直指人心。难怪同事说,不要看太久哦,会被它摄取魂魄。

和小兽对峙目光的时候,想起电影中,孤独症患者大福,他喜欢在海底世界的水中和水族们自在的游泳,他会从玻璃里面看看这个世界。像小兽一样直接,明亮又温和的目光。那些孤独症患者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,那些有幸接受治疗的孩子,还能为心开一扇窗偶然交往于这个世界。这真是一种怅然的疾病。但换个角度,他们的简单,纯粹是不是也是一种小兽一样的幸福?因为不知而没有太多烦恼?

这样说,是残忍了些。

离开后,我一直记得小兽的目光,像孩子一样肆无忌惮的打量一个人,直到那人把目光移开位置,这样的对峙在人兴奋的表情中以小兽游开为结束,它就那样一个挺身就游向我们头顶的水面,没有一点留恋。是它看我们,还是我们看它?

因为我们的电影活动就在海洋馆里,有一个环节是海洋馆的特色节目,海豚表演。在此以前,我一直觉得让动物学会本不属于他们的本领,博得人的笑容是残忍的事情,但经历了那么多环境恶变之后,我竟然想,这些在海洋馆为食物表演的动物,也许是另外一种自食其力又自保的生存状态。可能你会觉得我这样想事人类一厢情愿的说辞。

在青岛海洋馆看到的海洋动物更健康,更自在,这是我开心的。

晚上和S的同事吃饭喝酒。我很久没有喝酒。青岛的啤酒甜而淡,是我难得喜欢的啤酒。人在酒精的作用下,即使没有醉都会说一些言而由衷的话,同样喝了的人可以按照醉话听,也可以按照真话听。场面很和谐,暧昧,温暖。也有些混乱。喝酒最大的好处是可以放心、安稳的睡过去,但最残酷的是隔天醒来会头疼,四肢无力,肠胃不适。但人们还是乐此不疲。我们已经习惯逃避,哪怕只有一个瞬间。

我还是喜欢深夜的大海,会在天际有一个巨大的黑洞,随时把人裹挟进去,在海边,非常强烈的想对着那黑洞般的天际喊出这些话:老爸,你好吗?我很好……,S说,你这是《情书》还是《将爱》?以前觉得这样的情节非常矫情,但当自己站在那里,巨大的悲伤与兴奋会突然涌上来,那些话是撕心裂肺的,真挚的。像一只哀伤的小兽。

S说,她想一直留在这里,她喜欢这里的城市和人。我们俩走在人迹稀少的海边,对面跌跌撞撞走来两个喝醉的少年,对着我们吹口哨,我下意识的扣紧s的手,她笑,她说,你放心,青岛的治安有让人吃惊的好。果然,与少年们擦肩的瞬间,看到他们友善的笑。

我们的酒店在35层,三面环海,原本以为是很高的位置,但面对大海还是显得低矮。青岛多雾的时候,窗外一片混沌,像生活在云端。

青岛这海洋气候的城市让S越发像一个南方的姑娘,内心的安定与满足让人也变回最初的样子。偶然天真,偶然清醒。自在快活。


11

在青岛老街劈柴院的一家小馆里,年轻的店家是老店的第四代“掌门人”,说普通话的时候带着北京味儿,一问,他在北京生活过,然后抱怨北京的肉做不出老馆子的味道。他还说北京风沙大,干燥,都是不好的印象。小店两层,楼上是厨房,只有下面的五六张桌子,从1902到现在一直是这个样貌。但其间经历的事情,又要说个几天几夜了。

命运有时候只是一个人的一个转身,就都改变了。

在老店里的一张照片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